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全民健身日設立十周年 夜跑、擼鐵……越來越多的人愛上運動
來源:三湘都市報 作者:黃亞蘋 張洋銀 卜嵐 殷宇璐 洪秀妍 薛欣妤 陳海明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9日 09:19
來源:三湘都市報 作者:黃亞蘋 張洋銀 卜嵐 殷宇璐 洪秀妍 薛欣妤 陳海明 2019年08月09日 09:19

  2008年北京奧運會成功舉辦后,國務院批準,自2009年起,每年8月8日為全民健身日。至今,這個活動日設立實施已整整十周年。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十年之后,我們是朋友。

  無需過多的數據,過去十年,發生在我們周圍人群身上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夜跑一族,越來越多的人走進了健身房、購買了私教課,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滿足于在水里“狗刨”,而是有板有眼地練起了自由泳、蛙泳……

  2009年

  去趟健身房,路上花了半個小時

  找家設施齊全、教學過硬的健身房,還需要點眼力

  2009年的一天,家住長沙市人造板廠宿舍的張明,又準備去健身了。沿著湘雅路、蔡鍔路、湘春路、芙蓉路蜿蜒著往東南方向步行,半個小時后,到達他健身的海東青俱樂部。

  雖然彼時的長沙,健身房已經開始熱鬧起來,但要想找一家設施齊全、經營規范、教學過硬的健身房,還得有點眼力。那時候的海東青,是長沙健身行業的旗艦。也正是在2009年,三湘都市報乘北京奧運會后的全民健身熱潮,與海東青俱樂部聯合舉辦了“湖南民間大力士挑戰賽”。

  在那之前,是長沙健身行業從無到有,從試水到野蠻生長的十來年。“1998年,長沙市阿波羅商業廣場附近開了第一家健身房——冠軍;2001年開業的海東青健身俱樂部為了打響名氣,率先購入賽百斯力量器械、力健跑步機等進口設備。”張先生介紹,早期的健身房,大多是聘請行業內有名的健美操老師授課,辦卡時還會贈送健身包、毛巾等小禮品。2000年前后,網絡社交仍處于起步階段,健身房聚集了一批“健友”,自帶社交屬性,“當時不少人辦健身卡只是為了消磨時間,不運動只找人聊天,那時男教練和女會員成為夫妻的比例也很高。”

  2009年,是長沙健身行業的第一個高峰期,也是各種價格戰帶來的“洗牌效應”的開端。

  2013年

  易強開始進入胖子行列

  咕咚、悅跑圈、KEEP等健身應用開始流行

  2013年,長沙伢子易強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

  當然,讓他滿意的不僅是工作,還有工作之余的美食、美酒。

  “應酬多,只要上桌就停不住筷子。有時候為了排遣壓力,跟朋友聚會,喝酒不喝趴下幾個不罷休,體重隨之直線上升。”易強回憶道。

  最重的時候,易強成為了一名300多斤的胖子,體檢多項指標亮起紅燈。

  那幾年,正是咕咚、悅跑圈、KEEP等健身應用開始流行的時候。讓易強沒有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也會加入其中,并成為一條“傲腿”。

  2018年

  陳團和伙伴們的游泳課賣了100來萬

  學游泳不再以小朋友為主,更多白領加入游泳行列

  陳團,2012屆體育專業畢業生。2013年,他在西安加入了一家名為天磊培訓的游泳培訓機構,成為合伙人之一。

  “當時一年的全國營業額才30萬,到去年,這個數字翻了3倍有余。”2017年,隨著公司業務擴展,陳團來到長沙。在他看來,這個數字的變化正反映了這十年間游泳行業的變化。

  陳團告訴記者,以前學游泳的7-8歲的小朋友占比高達80%,而現在這個比例變了,更多白領加入到游泳的行列內。目前,小朋友占比僅30%,20-35歲的中青年占比為35%,45歲以上人群的占比也達到了10%,游泳人數翻了數倍。

  陳團認為,游泳行業的發展與國家政策的支持和健康理念的普及息息相關,“以前游泳基礎設施薄弱,人們根本無處撲騰。現在不一樣了,出門1公里的范圍內基本都有游泳池,游泳健身塑形的概念也更深入人心。”

  全民健身概念的普及,正在改變著人們的生活,也讓更多人愛上了游泳。從2005年開始,市民黃女士就學會了基本的蛙泳。14年過去了,她依然堅持每周打卡2-3次游泳,“以前游泳要去離家十幾公里的賀龍體育館。現在走個500米,就可以了。”

  2019年

  他們的成績單,讓人欣慰

  長沙有健身房近500家,每2.68萬人擁有一家游泳館

  易強:曾經300多斤的胖子易強,目前身高175厘米,體重79公斤。他剛參加完六盤水馬拉松。自2017年2月開始跑步以來,他已參加過幾十個馬拉松賽事,國內四大滿貫賽事更是一個不落。僅2018年他就參加了12個全馬,兩個半馬。

  張明:在許多人還在躍躍欲試地“挑戰21天”的時候,張明的健齡已達21年。“現在健身方式更加多樣,打開KEEP、B站、微博,到處都是健身教程,你再也沒辦法為場地找理由。蛋白棒、雞胸肉都是健身必備,以前健身沒條件講究這些。在場地、設備差不多的情況下,健身房之間的競爭,越來越多地體現在對課程的開發、資源的整合、客群關系的維護等看不見的軟實力方面。”張明對本土健身行業的點評,頗有些笑看風云的意味。

  長沙:截至2019年7月31日,長沙市以每2.68萬人擁有一家游泳館的成績,列全國“游泳自由”城市榜單第四,遠高于全國每5萬人/泳館的平均水平。

  此外,長沙目前有健身房近500家,每年還保持著20%增速。

  中國:國務院印發的《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年)》預測,到2020年,每周參加1次及以上體育鍛煉的人數將達7億,體育消費總規模將達到1.5萬億元。

  手記

  “全民健身”更應是“全年健身”

  “今天是全民健身日,我們去跑個步吧。”假定十年之前,有一萬個人這么說。

  一天之后,因為全民健身日過去了,跑步的還剩下5000人。

  一周之后,由于疲勞累積,跑步的可能還剩下3000人。

  三個月之后,由于天氣變冷,跑步的可能還剩下1000人。

  一年之后,三年之后,十年之后,有人受傷了,有人升職了變忙了,有人去生孩子了……跑步的可能還剩下100人。

  這顯然不是我們要的“全民健身”。

  身體是自己的,鍛煉身體這件事如果還要讓國家來提醒,我們是不是太讓國家操心了?

  讓人欣慰的是,過去10年以來,變化是喜人的。

  全民健身的推廣,不再局限于全民健身日這一天那些富有儀式感的主題活動。更多的時候,各級職能部門在引導、服務方面,落到了實處。以湖南為例:2018年,包含羽毛球館、網球館、室內籃球館、乒乓球館、健身房、國家攀巖室內外訓練場、足球公園、太極氣功、瑜伽、門球、國民體質檢測、體育康復、全民健身大數據統計中心等多個場館的湖南省全民健身示范中心開門迎客,并采取免費、低收費等惠民政策。2019年,長沙宣布全民健身迎來2.0時代,智慧健身房將開進社區,讓你生活之余不去擼兩把鐵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互聯網社交也是人們參與運動的助推劑。從微信曬步數,到夜間約跑,從健身房群友聚會,到APP上秀肌肉,在奶茶、甜品、夜宵長期霸占互聯網快銷頭部位置的時代,消耗了大量無謂的卡路里。

  毫無疑問的是,國民日常體育鍛煉的參與頻率、水平高低,與綜合國力呈正相關。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全民健身的參與度,也必定水漲船高。

  但歸根到底,對于你我而言,還是需要自我意識的提高。從躺下去到動起來是一種進步,從三分鐘熱度到持之以恒是更大的進步,從埋頭苦練到科學訓練是跨越式的進步,再到“三分練七分吃”付諸行動,嘿,你就可以出師了。

  至少,“一年一度”的儀式感早已被“一天一次”的參與感所取代,你還好意思讓國家來替你操心嗎?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福建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