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財經信息>新聞內容
一季度份額微降0.3% 阿里云保住盤子要靠B端?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8日 08:57
來源:新京報 作者: 2019年08月08日 08:57

  一季度份額微降0.3%阿里云保住盤子要靠B端?  

  一季度阿里云份額微降0.3%;互聯網流量紅利見頂,阿里巴巴全面變革;5G或將帶來企業上云機遇

  8月2日,IDC發布報告,國內云計算市場阿里、騰訊、中國電信、亞馬遜(AWS)、百度和華為占據了80.2%的市場份額,市場集中度進一步提升。其中阿里巴巴占據43%的市場份額,相比去年同期,阿里巴巴的份額微降0.3%。

  此前7月25日,在一場活動上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提出,云計算經歷了十年的發展,已經在關鍵技術和應用規模上超過了傳統IT部署,企業全面上云已成為必然,2019年是一個重要的拐點。他引用了第三方機構IDC預測報告中的數據,2019年全球云上的IT基礎設施占比超過傳統數據中心。

  作為報告的發出者,IDC的中國分析師諸葛蘭告訴記者,阿里云提出這個概念,是因為2019年是傳統IT向云轉型的分水嶺,成熟的云計算產業鏈會進一步促進云基礎設施的增長。同時她也表明這是一種趨勢,未來五年內,企業對云IT基礎設施的投資會持續超過傳統IT支出,并且這個差距會逐步拉大。

  亞馬遜AWS首席云計算企業顧問張俠則告訴記者,“這要看怎么定義,云計算的概念已經被廣泛接受。今年可能會更加加速,因為企業已經意識到了云計算的作用,并真正開始動手實施。但從另一個角度,遷移上云有很多工作,而目前發達國家也只有20%-30%的公司上云。”

  有IT行業人士告訴記者,“拐點”論的提出,實際上是出于阿里云自身的變化。

  阿里云換“血”:部門升級 高管空降

  2018年11月底,阿里巴巴組織架構調整,阿里云事業群升級為新的云智能事業群,集團CTO張建鋒接替原阿里云總裁胡曉明。整個阿里云的戰略由大規模商業變現轉為支撐內部升級,更加貼近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的“五新”戰略,后者將在一個月后成為董事局主席。

  阿里云智能副總裁、產品與解決方案管理部總裁馬勁告訴記者,最大的變化,就是將阿里云、技術中臺和達摩院整合成為云智能事業群。事實上,2015年底,阿里巴巴設立中臺事業群時,張建鋒就擔任了總裁的職務,后一年開始出任阿里巴巴集團CTO。

  不僅如此,阿里云的相關業務線的負責人也完成了新一輪變化。與以往內部“孵化”不同,阿里云引入了大量“外援”。2019年,作為開源深度學習框架Caffe的開發者,曾就職于谷歌和Facebook的賈揚清加入阿里,開始擔任計算平臺事業部總裁;2018年5月,成為達摩院數據庫首席科學家的李飛飛曾是美國猶他大學計算機系終身正教授,目前其還擔任了數據庫事業部總裁。

  目前阿里云的業務管理層普遍具有其他IT公司的背景。阿里云智能市場策略與營銷部總經理郭繼軍,曾經是IBM大中華區副總裁、戰略部總經理;負責海外業務,擔任國際總裁的袁千曾是華為企業BG市場與解決方案銷售部總裁;擔任數據智能產品事業部總經理的曾震宇,曾任職微軟工程師,負責大數據及商業智能部門的研發。

  與之對應的是,阿里云前總裁胡曉明轉回螞蟻金服,出任總裁;曾打造阿里云標桿產品城市大腦等項目的云機器智能首席科學家閔萬里宣布離職;2018年底仍以中國區總裁現身的李津并未現身最新的阿里云峰會,中國區業務劃分為金融、互聯網和通用企業三塊,分別由不同的人擔任總經理職務,而李津目前歸屬于全球技術服務部。

  進入穩定期:營收增速降至兩位數

  對于這樣的變化,多位受訪行業人士認為,與阿里云營收增速有關。一位行業分析師表示,阿里云已經從營收高速增長初期,進入到業務相對成熟的穩定期。

  2007年,阿里巴巴B2B業務發展迅猛,同時淘寶、支付寶井噴式增長,對其IT后臺系統的壓力越來越大。阿里曾嘗試通過SaaS(軟件即服務)的方式解決未果。2009年成立了阿里云,從提供海量存儲和海量計算開始探索云計算市場,而最早的客戶是其內部業務阿里小貸(阿里金融前身)。

  2011年7月,馬云認為時機成熟,阿里云開始對外提供服務。當時阿里云的用戶以節約成本的需求為主,包括淘寶和B2B業務的電商賣家、移動開發者、中小企業、游戲開發商等。2012年雙11期間,阿里云一戰成名,其幫助淘寶和天貓的商家應對了瞬間涌入的超出日常數倍的消費者,實現了零漏單。

  2014年,擅長商業化的胡曉明接替技術架構搭建者王堅,開始主舵阿里云,這推動了阿里云市場全球化的戰略。2015年第二季度開始,阿里云的收入持續增長。從2016財年開始,阿里云實現了同比三位數的增幅。但從2019財年的首個季度開始,營收增速開始回落,第一財季首次增速下降至93%。

  針對這一變化,時任阿里云總裁的胡曉明曾告訴記者,“我們的增速持續高于亞馬遜AWS和微軟,而中國經濟和互聯網發展推動產業轉型,中國云計算還處于高速增長期”。他曾告訴記者,“我接手阿里云之初,阿里云的營收規模和亞馬遜差了37倍,而現在已縮小到了7至8倍,根本原因是我們的速度更快”。

  從外部看來,增速放緩也與業務規模的擴大有關。一位瑞杰金融分析師在2018年5月的報告中預計,2019年,阿里云的增長率將下降至87%左右。2019年1月,阿里巴巴披露的2019財年年報顯示,云計算業務收入為66.11億元,同比增長84%。

  一位IT分析師告訴記者,阿里云在云服務廣泛覆蓋和企業戰略方面有進步,但在服務的深度、端到端細分客戶場景覆蓋以及全球市場拓展上仍有不足。

  戰略目標:瞄準零售業和政府

  2019年7月,馬勁在采訪中告訴記者,目前阿里云有兩個戰略行業,分別是零售和政府。馬勁認為,零售行業是一個典型對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的實踐,阿里云可以從技術上提供最大的底盤支撐。

  這個概念最早由張勇提出。2018年10月,張勇在致股東公開信中提到,“阿里巴巴商業操作系統”,是指阿里經濟體內多元化的商業場景和所形成的數據資產,與云計算相結合,而云化基礎設施,幫助企業客戶完成數字化的轉型。

  2019年1月,在阿里巴巴舉辦的全球品牌新零售峰會上,張勇正式發布這一模式。阿里巴巴當時披露,基于這一操作系統,將啟動全球零售業數字化革命。

  零售業包括兩類客戶,分別是平臺渠道和品牌商。其中平臺渠道與阿里巴巴存在競爭。

  另一類品牌商是阿里云目前主要的追求客戶。但上述分析師告訴記者,這類客戶通常使用多個云服務供應商,而且其與阿里巴巴等合作更看重的是其作為互聯網平臺對其銷售帶來的流量,而不是單純的云計算能力。從2018年的數據來看,零售業云計算客戶規模只是互聯網的十分之一。

  2019年,阿里云業務的另一個重點是政府。7月25日,阿里巴巴宣布升級服務數字政府戰略,阿里云與支付寶、釘釘、高德等面向政府端的技術、產品、服務和資源整合,2016年啟動的城市大腦項目融入其中。目前,阿里云已覆蓋了442個城市。

  民生證券研究院報告預計到2021年這一市場的規模將達到813.2億元人民幣。目前進度來看,334個地級行政區中有235個已經建有或正在建設(完成招標)政務云。不過,中國電信、騰訊云等曾以0元或低價中標,令市場一度失控。

  諸葛蘭表示,2018年政府上云速度加快,中國政府部門內部的數字化轉型和政府主導的公共服務轉型均在加快部署。政務云已逐步延伸至城市云、園區云、政務大數據和智慧城市等多個方面。

  在這一市場,華為、浪潮等廠商與互聯網公司皆希望分走一杯羹。2019年7月,浪潮云宣布完成6億元的B輪,其希望2020年實現200億元的銷售目標,而這相當于阿里云2018年的全年營收。

  轉型關鍵:機會在于5G商用的B端

  有近期接觸過張勇的行業人士告訴記者,張勇正在籌謀阿里巴巴的大轉型。早前張勇曾表示,在大數據和云計算成為新經濟時代的“石油”和引擎的背景下,阿里巴巴必須著眼于未來進行全面變革。

  這背后的原因是,中國互聯網的流量紅利見頂。研究機構Canalys監測到2017年中國市場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下滑了4%,2019年第二季度,市場機構QuestMobile發現移動互聯網月活躍用戶與第一季度相比下降了200萬。

  QuestMobile研究院副院長周睿告訴記者,二季度的6·18電商促銷未能阻擋活躍用戶下降,天花板真的到了。

  流量生意之外,近年來業內開始意識到數據的價值。英特爾前CEO科再奇曾表示,數據是未來的石油,并引領公司從芯片制造商轉向數據公司。在這之后,越來越多公司開始意識到數據的價值。一位大數據平臺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獲取流量成本激增使得互聯網公司更加需要依靠包括消費者行為習慣的數據,來實現商業變現,而這是巨頭的游戲。

  在全面轉向數據生意前,阿里云的短板也十分明顯。張建鋒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阿里云的短板是2B的服務能力,只能通過生態快速發展來補,而從技術積累上,其平臺化的結構不是一個單獨的產品,無法輸出,需要進行調整。

  有云計算從業者告訴記者,2C市場競爭格局已經清晰,阿里巴巴需要在B端發力。張建鋒提出的“被集成”戰略,就是想要通過合作伙伴的關系去切入市場,而以前阿里云并沒有這樣急切去做。

  在中國互聯網三巨頭中,百度被認為是面向B端的公司,騰訊被認為是面向C端的公司,而阿里巴巴因為電商則被認為是C端和B端都有涉及。

  在上述從業者看來,阿里云業務此前的營銷對象仍是與C端相結合的客戶。

  此外,有分析師認為,阿里云一直在強調存量客戶,卻缺少對增量客戶的拓展,在各種報告中,其市場份額在中國市場一直處于一騎絕塵的狀態,但這也意味著其盤子鋪得過大,導致競爭者只要撕開一個口子,就可以不斷蠶食。

  “目前能夠觀察到的新市場只有5G商用,邊緣計算會導致客戶終端數據的爆炸式增長,而本身傳統數據中心加快換代升級才能滿足需求,此時企業上云的需求將會出現”,上述分析師稱。

  新京報記者 梁辰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福建体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