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娛樂體育>新聞內容
柳巖:每天起床后睡覺前,都會去搜自己的名字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4日 15:08
來源:新京報 作者: 2019年11月14日 15:08

  搭檔大鵬主演電影《受益人》,透露二人私下“并不熟”;從護士到演員,不擔心“性感”標簽,更不懼網絡惡評

  柳巖 每天起床后睡覺前,都會去搜自己的名字

  11月8日,申奧導演,大鵬、柳巖、張子賢主演的電影《受益人》上映,這天也是柳巖的生日。這份生日禮物對柳巖來說,格外珍貴。從廣州醫院的一名小護士,到綜藝節目主持人,再轉做演員被觀眾貼上“性感”標簽,最后成為大銀幕女主角,柳巖的經歷頗為勵志。

  作為天蝎座,她格外謹慎敏感,不那么容易相信人。拍攝現場,導演、大鵬和張子賢經常表揚柳巖演得好,她卻總是說:“你們就合起伙來騙我吧”。電影定剪后,導演信心滿滿地放給柳巖看,柳巖看完有些失望:“沒有你們說的那么好”。直到電影上映之后,從身邊朋友和觀眾不斷的反饋中,她才慢慢相信,“很多人也開始評價我的演技了”。

  1 《受益人》

  演淼淼,50%是模仿母親

  最初拿到劇本時,柳巖并不是特別喜歡淼淼這個角色,因為劇本中的淼淼是一個拜金、浮夸、沒有素質的失敗者,柳巖沒辦法去演一個自己都不喜歡的角色,無法達到情感上的共鳴。導演申奧說服柳巖,“你跟淼淼說話都很直,笑起來特別肆無忌憚,都是情緒直給的人,抓住這一點,再用方言包裹,整個人物就會很生動”。

  為了找到人物的抓手,柳巖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母親是湖南人,性格比較外放,情緒也是大起大落,喜歡張羅,在飾演淼淼這個角色的時候,柳巖坦言“50%的表演模仿了母親,10%來自真實的柳巖,還有40%是我的演技。”

  電影中有一場被觀眾討論最多的戲——淼淼直播卸妝,也被視為柳巖表演的“高光時刻”。長達4分鐘的鏡頭中,柳巖一邊直播一邊卸妝,還一邊講述著自己的過往經歷。這場戲導演只寫了大概的臺詞,剩下的全交給柳巖自由發揮。柳巖是主持人出身,只要導演不喊卡,可以一直說下去,即興表演不是問題。不過,她還是準備了三天,一直在反復地倒詞兒,因為片中淼淼與粉絲進行最后一次直播,表面看說的話沒有章法,實際上有一個完整的心理過程。

  柳巖在臺詞中加入了很多自己的個人經歷,比如“我呢,是湖南的,小時候跟我媽去廣東生活了十年……”說到這里時,她自動轉換成廣東話,給觀眾以更加真實的代入感。柳巖演這場戲時也很難受,對著鏡子說了幾遍,每一遍都能把自己說哭。不過導演還是讓她克制情緒,壓著演會更好。

  片中還有一場淼淼吃辣椒的戲,她為了給吳海(大鵬飾)贏得一輛電動車,參加了吃辣椒比賽。雖是湖南人,但柳巖很小就去了廣東生活,早就失去了吃辣的能力,“我好不容易回湖南一次都會被辣到起飛”。

  這場戲在鏡頭中呈現的僅是一個電視新聞片段,但拍攝時柳巖卻吃了一盆的尖椒,好在道具老師沒有挑最辣的那種。雖然辣得胃都難受,但柳巖還是演不出比賽那種火辣焦灼的感覺,就讓道具老師買了幾管芥末抹在辣椒里,吃完整個眼球都漲紅了,“這種生理上的辣,跟你情感醞釀是不一樣的。”

  2 “老搭檔”

  合作前,有兩三年都沒見過大鵬

  觀眾印象中,大鵬和柳巖不僅是銀幕上的黃金搭檔,還是生活中“友情以上”的朋友。兩人之間的這種“CP感”也是導演申奧選擇他們作為《受益人》主角的原因之一。

  其實,兩人的合作并不多,真正共同出演一部電影是在2015年大鵬導演的《煎餅俠》中,柳巖花了兩天,客串了三場戲。而之前大鵬導演的網劇《屌絲男士》,柳巖每次都是拍兩個小時,就把整季的戲份拍完了。但在兩人工作的平行世界中,卻經常會被媒體詢問關于對方的問題。這讓柳巖覺得非常吊詭,“我們私底下其實沒有那么熟,也沒私下吃過一頓飯,我們所有的關系都是建立在工作上”。甚至,在拍《受益人》前,她和大鵬有兩三年幾乎沒見過面,微信互動都不超過十條。

  柳巖說,兩人平時都非常忙,特別是大鵬一旦進入到一個角色或執導一部戲,會非常投入。最重要的是,柳巖認為友誼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我認識他第一天就知道他已婚,而我一直是個未婚的狀態”。柳巖很傳統,她其實是在刻意與大鵬保持距離感。她特別珍惜這份友誼,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緣分。在《受益人》的一站路演中,柳巖故意“挑事”地問大鵬:“除了我之外,說出三個適合演淼淼的女演員?”大鵬認真地想了想說,一個都沒有。

  3 理性主義

  男女平等,遇到愛情會主動追求

  關于《受益人》的結尾,導演一直糾結淼淼到底該不該原諒吳海,為此拍攝了好幾個版本,目前的版本是開放性的,但偏向于原諒。而將片中淼淼面對的問題拋向柳巖,她的回答則很堅決:“我不可能原諒吳海”。在她看來,電影中吳海試圖殺妻騙保的行為已經遠非欺騙那么簡單,而是構成了犯罪,每個女孩子在愛情的糖衣炮彈下要努力保護好自己,“女人當然可以找一個男人依靠,但你絕不可能找一個男人去依附,那你就會失掉自我,成為他的附屬品”。

  不過,柳巖對于這個問題又開啟了一個新的方向,她說自己一輩子也不會原諒吳海,但這并不影響和他仍生活在一起。“你去問自己的父母,他們是不是有過N次想要離婚的沖動?是什么讓他們在漫長的歲月中還是走到了最后,是時間和信任。”柳巖允許對方在愛情關系里偶爾犯錯,但兩人還是能夠很好地過完一生,這并不矛盾。

  無論是工作中還是愛情中,柳巖都太理性了。她主張男女平權,不應該只讓一方承擔更多的責任。在愛情關系中,柳巖是主動的一方。

  小時候因為傳統觀念影響,柳巖也是被動型,覺得女生太主動,男生不會珍惜,但現在她覺得,我對你有好感,為什么不去表達。“如果我遇到愛情,一定會抓住它。我都單身快三年了,還沒有看到愛情,要反省一下自己。”

  4 標簽化

  “性感”,是無奈但也是好事

  柳巖自小讀書就很好,屬于德智體全面發展的孩子,不僅學習成績好,還是班上的文藝委員、播音員,經常參加舞蹈比賽、歌唱比賽、演講比賽,是老師眼中的乖學生,但也不是那種廣受歡迎的班花類型。

  2005年,柳巖通過參加主持人大賽獲得第7名,從而簽約光線傳媒。不過這場比賽出來的選手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主播和晚會主持,更偏綜藝和娛樂一些。

  第一個帶她入行的師傅是吳宗憲,“我跟歐弟是他的左右手,可是憲哥常說,他只覺得歐弟這只右手有用,我這只左手是廢掉的,完全幫不上忙”。這句話柳巖一直記到現在。因為綜藝節目中需要唱歌、跳舞、即興表演等十八般武藝,柳巖完全接不上,“完全不是一個合格的綜藝主持人”,之后公司便為她進行了唱歌、跳舞,還有表演方面的培訓,“我不知道這些培訓會讓我日后成為一名演員,但我就是很喜歡。”

  從主持人轉做演員之后,柳巖從特約演員做起,開始演一些配角、女二號,到如今的女主角,“是一個挺健康的成長過程”。

  然而,作為演員的柳巖自出道以來,就被貼上了性感標簽,很多作品往往也是走性感路線,就連《煎餅俠》中的大鵬也會拿柳巖的身材抖包袱。“我演過二十個不同的角色,其實里面可能只有三個角色是偏性感或美艷的,但被大家記住的就是那三個。”

  雖然無奈,但她覺得也算是好事,至少觀眾記住了,“這個標簽我不想撕掉”,因為擅長演一些比較有吸引力的角色,制作方能首先想到她,“在不是那么好的生存環境下,一直有戲拍,蠻好的”。

  電影《受益人》中,柳巖也有一段在泳池邊展現身材的橋段,不過當觀眾看到她背上猶如七星瓢蟲般的火罐印后,性感立馬被一種黑色幽默化解。

  5 關于自己

  不會被惡評影響,更不是玻璃心

  去年5月,柳巖的父親因病去世。今年柳巖回老家辦理房產過戶時,被熱情的工作人員合影留念,結果照片卻被地產開發公司利用,編造謠言說柳巖在當地買了10套房。不久前,她又因為在直播平臺直播帶貨,被網友吐槽都去網上賣貨了,在娛樂圈沒什么資源。

  柳巖很奇怪,“為什么做直播就是負面的,它到底錯在哪里?”她認為在網上賣貨沒有什么不光彩的,以后可能還會嘗試直播,畢竟數據顯示自己的帶貨能力還是挺強的。

  但她說還是會聽取網友的一些建議,“演員不應該過多地曝光在不該出現的平臺,好好保持神秘感和演員的狀態,演戲在我的日程表里永遠是第一位的。”

  對于外界的各種聲音,進入演藝圈十幾年的柳巖早就有了自我消化的能力,“我從來就不是一個玻璃心的人”。

  多年好友大鵬也感受到柳巖內心的強大,他去年參加柳巖父親葬禮時,看到柳巖一個人迎來送往,忙碌有序,沒有淚水,對同事說:“一個女孩得強大成什么樣才可以忍著痛自己料理好這一切”。

  柳巖每天睜開眼和睡覺前必定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微博上搜自己的名字,看看網友給她的評價和留言。因為她能看到真正喜歡她的人,有多在意她。當然其中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比如有時別人夸她,她想去評論,卻發現自己被屏蔽而無法評論。有的時候,她搜到網友的一些留言,還會去和經紀人確定自己的行程是否是去網友說的那個地方,“我完全生活在搜自己名字的樂趣當中”。

  雖然負面聲音并不會給柳巖帶來太大困擾,但她前段時間上了馬薇薇的一個采訪后,學會了一個應對惡評的有效方法:不要把惡評翻出來,讓網友去攻擊它,而是只揀好的評論去回復置頂,這樣,關心你的人就會發現,你有看到大家在關心你,就放心了,還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評論里永遠都是一些比較健康的談論。而那些惡評就會被淹沒在好的評論里,發表惡評的人得不到關注后,自然會慢慢退去。

  新鮮問答

  新京報:對于表演,你有野心嗎?想成為一個什么樣的演員?

  柳巖:我沒有野心,只有一顆真心。我覺得表演就是一個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過程,并不是你鉚足了勁兒想要去攀登高峰的一個用力的狀態。所以能演戲挺好的,不能演戲,我就好好地生活,積累了足夠的生活經驗和表演經驗,再去演戲。

  新京報:自己做過最讓家里人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柳巖:是我每年可以帶全家人一起去旅游,因為我覺得這對家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儀式,而且也是留下美好回憶的事情。

  新京報:平時不工作時的柳巖是什么樣子的?

  柳巖:我比較宅,如果是短暫地休息幾天,會在家里看看電影、看看書,請朋友吃個飯,比較悠閑。如果有半個月或者一個月不工作,我就會出國旅行,看看這個世界。

  新京報:在娛樂圈這些年,最大的變化是什么?

  柳巖:變得更加平靜,不急躁,懂得享受生活了。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福建体彩网